1.66 以稀为贵

“果有此事?”牛加忙问。

“确有此事。”猪加速答,欲言又止:“我等与蓟王,皆是大汉藩属。料想……”

尉仇台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马加:“诸加皆言,因何不语?”

马加遂出列:“回禀大王。蓟国一统北疆,乃大势所趋。前有东部鲜卑三归义侯,今有马韩属国。我等当仿效鲜卑与三韩,归义与属国,二选其一。”

话音落地,殿内寂静无声。许久,尉仇台言道:“孤意已决:谴子入蓟国太学坛就读;与蓟国互设使馆;在北沃沮(珲春)沿岸,择一湾赠与蓟国,兴建互市港口。至于高句丽,便让其自生自灭吧。”

“大王明见。”群臣下拜。

沃沮,位于半岛北部。常分南、北、东,三沃沮。东沃沮大致位于今朝鲜咸镜道,北沃沮大致位于今图们江流域。东沃沮简称沃沮。夹于汉四郡与高句丽之间,故一直未能独立。时下为高句丽藩属。《后汉书东夷传》:“东沃沮在高句骊盖马大山之东,东滨大海,武帝灭朝鲜,以沃沮地为玄菟郡,后为夷貊所侵,徙郡于高句骊西北,更以沃沮为县,属乐浪东部都尉,至光武罢都尉官,后皆以封其渠帅,为沃沮侯。”

而北沃沮,时下则为扶余藩属。“北沃沮,一名置沟娄(买沟,即‘买城’,北沃沮首城),去南沃沮八百馀里,其俗皆与南同。”

“其言语与句丽大同,时时小异。”“其俗南北皆同,与挹娄接。挹娄喜乘船寇钞,北沃沮畏之。”

其土地肥美,背山向海,宜五谷,善田种。人性质直强勇,少牛马,便持矛步战。食饮居处,衣服礼节,有似句丽。其嫁娶之法,女年十岁,已相设许。婿家迎之,长养以为妇(童养媳)。至成人,更还女家。女家责钱,钱毕,乃复还婿。

半岛时局,很清晰。

蓟国一家独大。无可匹敌。

之于半岛上的异族政权而言。选择无非有二:求生,求死。

求死,易耳。

求生,亦不难。

选择亦有二:藩国、属国。

二者大同小异。非刘藩国,多为归义国。若为属国,则需听命于属国都尉。从“自治”角度而言,藩国要高于属国。然从政权的先进性而言,属国更多参与大汉吏治,国情、民生,皆远胜归义国。部落制度的愚昧和落后,显而易见。且奴隶制本身,亦大大制约了生产力发展。

换言之,做一个贫穷的独裁者,还是做一名有道明君。见仁见智。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