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章

第 41 章

第二天一大早, 盛绾绾还没从酒店的房间出去,门铃就响了。

她理所当然的以为是杨金饼来叫醒了,于是抽过枕头边的睡裙, 不情不愿的套在了身上, 一路睡眼惺忪的往门口走。

她半扬着脸, 半梦半醒, 头发凌乱披散着,喃喃道:“知道啦知道啦。”

盛绾绾贴在门边, 嘟着嘴, 脸上满是睡眠不足的小脾气。

她伸手把门拉开, 右腿勾住左边小腿,肩膀一垂,睡裙的肩带滑了下去。

好在左肩还挂着, 右边只能摇摇欲坠的搭在胸脯上。

但这没有什么, 她和杨金饼彼此什么都见过。

“不是还......言哥?!”

盛绾绾一抬眼,惊的睡意全都没了。

她震惊之余,手忙脚乱的把睡意肩带扯好,将险些露出来的地方遮住。

可惜她的丝绸睡衣太薄了, 里面还是能隐约透出一些颜色,而且她发育的不错, 身子一晃,那里也能跟着颤。

盛绾绾猛地咳嗽两声, 下意识抱住了胸口,无辜且委屈的顶着一头乱发看向言霁。

言霁也没想到, 盛绾绾会穿成这样开门。

他的喉结微微一动, 眼神慢慢从她胸前移开。

随后他将剧组统一分发的黑色连帽衫脱下来,扔到了盛绾绾怀里。

盛绾绾一怔, 怀里的衣服还带着温度,隐约飘着言霁身上那股熟悉的薄荷香味儿。

这件衣服她当然也有一套,衣服背面印着红裙剧组的logo,但她平时很少穿,因为黑色吸热,穿起来跟套了一层热水袋一样。

但现在是在酒店里,酒店走廊的空调还是很冷的。

盛绾绾默默抱住言霁的衣服,来不及多想,把衣服反穿在前面,手臂伸到袖子里,让衣服遮住自己的胸口。

袖子很长,她连手指都伸不出来,帽衫的下摆也垂到了她的睡裙边缘,简直像她里面什么都没穿似的。

盛绾绾垂着脑袋,被言霁衣服盖住的地方默默发热发红。

“言哥找我有什么事啊?”

她问完,还有伸不出来的手理了理睡乱的头发。

言霁垂眸看她:“私事。”

盛绾绾微愣,抿住了唇,给言霁让出一条路来。

酒店的房间不小,客厅和卧室是分开的,盛绾绾的私人物品都在卧室,所以用客厅待客也还得体。

言霁迟疑了片刻,这才进去,反手带上了门。

客厅有一个长条沙发,也就能坐三个人左右。

言霁坐在最左边,盛绾绾溜边坐在了最右边。

言霁扫过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随后一抬眼:“你跟家里说取消订婚了?”

盛绾绾的睫毛颤了颤,拖鞋尖轻轻的摩擦着地板。

地板铺着一小层薄薄的地毯,但地毯的质量并不算太好,还是能听出沙沙的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