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章

“母亲, 我们什么时候能回家?”小女孩躺在被窝里,攥着被子问。

李珍珍摸着她的头说:“快了。”

小女孩是她和霍九的女儿,小名囡囡。

李珍珍相貌不佳,霍九却是美男子。女儿出生, 相貌随了霍九, 李珍珍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囡囡又问:“那爹爹呢?爹爹哪里去了?”

李珍珍眸光一暗, 哄她道:“爹爹做正事去了。”

囡囡问:“什么时候回来?”

李珍珍根本答不出来。

自事变那日, 李珍珍便再没见过霍九了。但当初奉命看守她的人一句话, 便令她明白, 她的丈夫背叛了她, 站在了李二郎那一边。

李珍珍不知道李铭之死霍九参与了多少, 她只知道,霍九该死。

李珍珍死死咬牙, 忍住了对他的咒骂,温柔地哄着女儿, 终于将她哄睡了。

李珍珍却并不想睡, 又哪里睡得着。

她到外间坐下。这院子是她未嫁时的闺阁,李铭就她一个女儿, 她虽嫁了,这里也一分未改,给她回娘家的时候住。

她人生畅意, 不像寻常女子那样被夫家拘着, 夫家唯恐她回娘家的次数不够多, 与娘家生分了。她往来娘家夫家, 随意得如串门。

桌上的箩筐里盛着针线, 有一件未完工的女童衣衫。

这本是她身边一个爱婢为囡囡所做,才刚刚起了个头。那婢女是家生子, 跟着她嫁到霍家的时候走路还不稳,在她跟前长到十六岁,竟出落成了个美人。又心灵手巧,甜美可人,十分得她宠爱。

李珍珍其实知道霍九想要这婢女,可他没胆子跟她开口要,她便装作不知。

事变后几日,霍九使人将那婢女叫走服侍,便再没放她回来。李珍珍想起从前他觊觎她的爱婢却不敢开口的怂样,便想冷笑。

事变至今,已经两月有余。府中曾经杀声震天,院子门口看守她的兵丁也换了一拨。婢女去问,只说是李家军的人。

然李二郎的人也是李家军的人,李四郎的人亦是李家军的人,这河西的兵,就没有不是李家军的。

但却没有一个人来看她,来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赢了谁,谁杀了谁?现在,又是怎样一个局面?

十二虎各有势力,各自站队,形势不可估测,李珍珍根本不知道谁会是最后的赢家,也不知道最后赢的那个人会怎么安排自己。

但李珍珍知道,这些男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在做。比起来,她只是一个小小女子,无足轻重。

从前她重要,因为她是李铭的女儿。现在父亲人没了,她便不再重要了。

李珍珍也不吵闹,拿起箩筐中未完成的小衣,继续缝了起来。这些天,她便是这样一针一线,安静度日的。

只是爱婢起的头针脚细密,后面她却是狗尾续貂,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