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女人最懂女人

因为听雪阁的事情尚未完结,火灾的善后正在继续处理,小玉忙碌的上下打点,所以穆兮纱现在回去也没必要。

如此一来,穆兮纱便去了李雨果的宅子里面,白骨哀得知穆兮纱要过来,欢喜的亲自来迎接,师姐妹俩人关系不错,加上都是女儿家,所以这时候有说不完的话想要对彼此倾诉。

当天夜里,白骨哀便打算和穆兮纱一起就寝,而李雨果独守空房,倒也潇洒。

一壶小酒,一个书案,他笔走游龙,开始书写自己的文章,毕竟写小说是李雨果的业余爱好,而李忠这边也是得给他交代了,不然这老小子每天都催稿,这催稿的能耐,都比得上现世的编辑了。

“这一本书就写成……租妻吧。”李雨果想起了现世中,东南亚的风俗,不由得眉飞色舞了起来。

“南疆有妻可租用,身姿曼妙技巧通。可为主人育儿女,尊孝父母擅家务。朝有贤妻百事通,暮似虎狼合无数。剩男千里求圆梦,飞入花丛揽仙踪。荒村娇娘层叠起,美人身后影重重。此时已无回头路,身陷囫囵生死中。”李雨果哈哈大笑,对自己编的诗非常的满意。

李雨果当即坐在了椅子上,书写的速度也增加了起来。

“我叫顾清明,自从书院之后,就一直找不到工作,后来我爹托关系让我进入县衙的仵作处里面工作,当然我的工作就是搬运尸体,有时候县里义庄人手紧缺,我还会给尸体化妆,尽管我的化妆技术不能和正规的尸体化妆师相比,工作是稳定了,但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我一直找不到媳妇儿,不管是家人介绍的或者是朋友撮合的,只要我说起我的工作,基本上都会不欢而散,毕竟也没有人愿意和一个整天与死人有接触的人在一起。”

“而且我们这里地处南方,和邻国交界,所以地方很偏,从某一个方面来说,人们的思想也很古旧,说起死人,那就是人们心目中的大忌讳,一般做寿材行当,或者是仵作,都不太好找对象,后来父母催促我换工作,但在工作的这三年里,我倒是喜欢上了义庄的清静感,很安静,能让人心如止水,毕竟平时我也不太喜欢说话……”

李雨果越写越得意,越来越有想法,已经忘却了时间,忘却了身边一切了。

在另外一边,白骨哀和穆兮纱秉烛夜谈,俩个姑娘也是聊得热火朝天。

穆兮纱拉拢了窗帘,朝着外面一看,她说道:“雨果还没睡?”

“有时候他喜欢熬夜,喜欢写东西……比如他说的那些文章,书籍……其实啊,他就是一个书呆子。”白骨哀说道,她说起李雨果的时候,满眼都是爱意。

穆兮纱看在眼里,她说道:“师妹,你很幸福哦……”

“师姐,你又取笑我。”白骨哀说道。

穆兮纱咬了咬牙,又停顿了一下,她说道:“小骨,其实……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你愿意听么?”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co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