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章 20.当面一记铜锣响

“都被水匪……这纳兰河西边有个寨子,这寨子里面的水匪过来收税,说这水是从他们上游流下来的水,都得交税。”忠叔说道,此时忠叔的头上还破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

李雨果冷笑了一下:“一群水匪,竟然还敢冠冕堂皇的要税,现如今纳兰城不景气,就连郡主都暂停收费了,他们一群水匪竟然还收起费了。”

“等等,姑爷……这不对啊,人头税不是每年都要交么?”忠叔说道。

“哈?你听谁说的?”

“差役每个月都会挨家挨户的收。”忠叔说道。

贼皇凑近附耳道:“差役都是李玉堂的人。”

李雨果点了点头:“看来这家伙打着纳兰城的旗号,没少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情,走吧……咱们先去水寨里面要人,可千万不能让乡亲们受伤了。”

“我,我也去。”君雪说道。

“你呆在这里,这里有那么多受伤的乡亲,你就帮他们包扎一下,区区水匪而已,我和贼皇两人去解决绰绰有余。”李雨果道。

“好……好吧,那少爷你千万要小心!”君雪盯着李雨果说道。

“安啦,你放心吧!”说着,李雨果直接朝着河岸走去。

忠叔看着李雨果的背影,他喃喃说道:“看来姑爷真的是已经浪子回头了……”

“哪里,姑爷本来就不是浪子,他做的事情,那都是有原因的!”君雪袒护的说道,她从自己的小肩包里面,拿出了一些绷带说道。

忠叔笑道:“小丫头很袒护你家少爷嘛。”

君雪脸蛋一红:“毕竟,毕竟他是我少爷嘛……”

“没有其他意思了?”忠叔故意取笑。

“没,没啦!”君雪用力的抽了一下绷带。

忠叔大叫:“哎哟,哎哟疼!小丫头下手轻点,我这把老骨头哟!”

在纳兰河的边上,李雨果走在了前面,贼皇说道:“看来这李玉堂,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

李雨果踢掉了脚边的一块石头:“要彻底解开他的那些面具,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估计周围的这些匪徒多多少少都和他有些关系,咱们在这里耕田,他必然也知道,你说平时老百姓喝水都不交税的,这会儿他竟然就要交税,是不是太奇怪了点?”

“很显然。”贼皇道。

“对,很显然。”李雨果说道,俩人没有将话点破,却早已经知道了对方索要说的意思。

大河的尽头,果然是一个跨越在河上的水寨,这水寨从外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河堤,或者说是一个建造在桥头的木头寨子。

这寨子有两层,上层是住宅,下层则是河流,周围有不少的船只。

离李雨果不远处,正是有一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co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