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我心里有数

南黎辰凶巴巴的甩开他:“别碰我,也别跟我说话!否则我就一脚把你踹下飞机,省的一直给我惹事,糟不起的心!”

韩商言无奈,“干嘛跟吃了枪药一样?我可是伤员。”

“呵呵,你一个搞网络安全的动不动就把自己伤成这样,很得意是吗?”

南黎辰嘴上虽气,可清理伤口的动作却是极其温柔。

韩商言再次阻止了他擦拭的手,唇角勾着淡浅的笑意,很坚定的说:“先去看看年年,她伤的很重。”

“你还是先顾你自己吧!年纪轻轻就挂了,你就是再心疼你的年年人家迟早也是改嫁!”

韩商言无语,“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怎么?不爱听?可以,你别老给我惹麻烦啊!”

确实,这些年,不管是他还是爷爷,让南黎辰操了不少心。

想想这家伙也不容易,韩商言的怒气消了一半,怂道:“没跟你开玩笑,先看年年,她若没事,我才能放心。”

“好好好,先看你的年年。”

南黎辰拖着医药箱来到佟年身边,无奈的嘀咕,“你啊,这些年变的又冷又残暴,却偏偏是个情种。早晚有一天死在女人手里。”

韩商言慵懒一笑:“如果对方是年年,即便她杀了我,我也愿意。”

沉默两秒还不忘记补刀,“对了,我忘了你没有女朋友,这种感觉你不会懂的。”

“你闭嘴吧你!”南黎辰恨不能直接丢过去一个医药箱砸死他算了。

惹的韩商言哈哈直笑,这一笑,又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龇牙咧嘴的。

很快,直升机在市中心医院的天台上缓缓降落,由医护人员接待,迅速将韩商言和佟年送入手术室。

佟年的伤都在脸上,好几处被割开的口子,好在伤口不是很深,不需要缝针,处理好后做几次医疗美容就可恢复。

严重的是韩商言。

他身上的伤口太多,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到了医院,流出来的血干了一部分,凝结在衬衫上,想完全脱下来都费劲。

手术室门口,红色的大灯亮起。

空荡荡的家属等待椅上,只有阎川一个人。

他想打电话通知韩商言的家人,可爷爷现在昏迷不醒,继母已经改嫁定居在加拿大,有了新的家庭,有了自己的孩子。阎川握着老板的手机,居然不知道这个通知家属的电话该打给谁。

这一瞬间,他突然有些明白老板为什么会那么在意佟年,将她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

因为除了佟年,他似乎一无所有了。

十指穿过长发,阎川哭的眼泪横飞,鼻涕泡都流出来了。

也想过要通知佟年的父母,可仔细想想,佟妈妈对老板和佟年交往这么多年一直不结婚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这会儿来了要是再墨迹,还不得直接把老板气死了?

算了,也不能打。

最后,阎川实在没办法,将电话打回了自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