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他,杀了他

叶晨曦冷淡道:“确实不关你的事,但你若当真砍了它的主枝干,那你这砍来的几截雷击木,就算炼制成法器,也休想发挥威力。”说不定还给他唱反调。

谁知那修士却说:“反正我出了密境就会把桃木交给上官家,这雷击木能否发挥威力,也就不关我的事了。”

叶玄夜闻言俏脸一沉:“这么不负责任的话你也说得出口。”扭头问朱骜,“失去了桃树神识的雷击木,炼制成法器后,会影响威力吗?”

朱骜回答:“会。雷击木只能折取主枝干往上的那些分枝干,主枝干尽量留着。砍掉桃树的主枝干就相当于砍掉了人家的手或腿,还想要人家与你同心协力,哪有这样欺负人的?”

“听到了吧?”叶玄夜看着那名修士。

那修士却是个性子冲还是个不服说教的,闻言反而梗着脖子道:“我就要砍它的主枝干,你又能拿我如何?”一刀砍了下去。

桃树的七根分叉,便被砍去了三条。

“啊……”桃树一声惨叫,愤怒地吼叫起来,“你们人类就是这么残忍,过河拆桥,恩将仇报,我们为了你们操碎了心,每天辛苦忍受雷击,就是为了让你们面对魔族有抵制之力。我明明为你们做了这么多奉献,你们却还得寸进尺,赶尽杀绝……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越说越怒,然后就哭了起来了。

其他桃树纷纷指责那名修士,太过分了,赶尽杀绝,得寸进尺,毫无人性。叶晨曦赶紧问被砍掉主枝干对它们会有什么后果。

“后果可严重了,受伤的主枝干如何扛得过雷?雷霆会顺着伤口进入树心,然后直插心脏,最后就只能魂飞魄散……”

叶晨曦倒吸口气,“这么严重?那可有补救之法吗?”

被砍了三条主枝干的桃树只顾着痛哭,其他桃树只好说:“除非拿顺滑类的绸布,不会被雨水弄湿的那种,把受伤的枝干包起来,这样才不会在雷击过程中受太大伤害。”

干躁之物不会吸引雷电,只会导电,自然就不会受到雷击了,这倒是符合科学原理的。

叶晨曦想了想,从储物袋中,拿出冰灵丝,把受伤的桃枝主枝干包裹了起来。

看着叶晨曦的动作,叶玄夜问:“十九妹,你这是做什么?”

叶晨曦说:“你忘了,我能与灵植沟通的。”

叶玄夜点头,“这与你与做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关系可大着呢。”叶晨曦冷冷瞥了眼那名砍树的修士,“桃树与我说,主枝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