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暴君停一停

他的脚完全没有什么脏污,也没有一点异味,穿这种长靴闷这么久也不臭,染玖不得不对男主光环低头。 而且对方的脚真的很漂亮,如果没有那层厚茧和伤疤,这脚的形状,可能完爆不少人。 后知后觉的,她回过神来,什么玩意,她居然还在这想男主的脚真他娘漂亮?! 染玖心底很气愤,给他擦拭的时候不由力道也重了些。 下一秒那把闪着寒光的剑又落在她的脖子上。 男人微长的碎发垂落耳边,他俯下身,捏起少女的下巴,与他对视。 “有情绪?” 染玖送了吧唧地咽了口口水,“不,我只是第一次给王洗脚,心里很紧张。” “那你…这是在故意引起我的注意?”戴里克狭长的眸子眯起,长睫微微垂下,在那人冷酷的面容上打下一小片阴影。 还不等染玖回答,那人就狠狠丢开了她,少女过于消瘦的身体撞向了地面,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声。 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散架了,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强撑起了身体。 “你该不会还觉得自己是位公主吧,可怜的弗蕾娅。” 男人不紧不慢地把玩着酒杯,唇角笑意加深,“知道勾引我的女人们都怎么样了么。” 染玖内心悲伤,这人怎么就觉得自己在勾引他了,什么玩意儿。 “你最好规矩点,让你这种丑陋的女人给我清洁,果然是个错误的选择。”他又失去了兴致,“滚下去吧,把这些东西拿走。” 她咬牙,强忍着想揍他的冲动,拿起金桶和蚕丝布,一瘸一拐地离开了那里。 一旁的安德沉默了一下,上前为戴里克穿上了长靴。 “王…我想,或许她真的不是间谍。” 你见过哪个间谍没法和别人打成一团,混成这样,甚至都快饿死了? 男人长指轻敲桌面,“这样激她,也许很快就会行动了。” 安德抿唇,“王……我这几天一直暗中观察过弗蕾娅公……小姐,她已经四天没有进食了,一直靠吃稻草来撑着。” 戴里克抬眸,“她不吃东西?” “不……是女仆长不给她食物,并且没把您分配的房间给她,让她住在稻草棚里。” 他都有点同情这位公主了。 本身在皇室里就是一个被排挤的孩子,现在沦落到敌国里做下等的仆人,过着饱受煎熬的生活。 但他们的王一旦起了疑心,不把对方折磨到奄奄一息说出实情,他是不会罢手的。 原以为戴里克会考虑一下,谁知他只是轻飘飘地“嗯”了一声,抬眸看向窗外,“饿着吧,我很期待,她会撑到什么时候。” 安德内心又同情了一把弗蕾娅,没再反驳。 “最近边界小国的战况不错,我很愉悦。” “是的,我的王,一切都在按照您所期望的那样进行着。” 戴里克优雅地抿了一口红酒,似是想到了什么,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