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儿又又又又吃醋了

等染玖躺上那张铺着上好貂毛皮,撒着不知名花瓣的柔软红木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长长地松了口气。 新柔沉默了半晌,还是当做假装没看见自家主子这样不雅的一面。 开玩笑,要是对方缓过神来拿自己试刑罚该怎么办? 抱着被子的染玖动作一顿,反应过来屋内还有人,眸子冷冷朝她一瞥,“你若是敢对本座有任何胡乱揣测,就莫怪本座无情。” 新柔:“……新柔知晓了。” 前者满意地移开眸子。 此时,屋外飞进一只黑色的鸟儿,长相很奇特,但羽毛的花色很漂亮。 它轻轻落到了新柔的手上,“啾啾啾”地叫了两声。 新柔闻言,顿了顿,“仙子,长老们已经得知您苏醒的消息,希望能在明日见您一面。” 床榻上美艳得不可方物的人儿垂眸,淡淡回答,“本座知晓了,下去吧,本座乏了。” 新柔行了个礼,慢慢退了出去。 染玖略是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那一头青丝随着她的动作缓缓散落在榻上。 影界的长老们基本和原主的父亲有血缘关系,都是一群老古板,但从沈珺瑶出生的时候起,都成了一群萝莉控,巴不得给她最好的,要是沈珺瑶说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们都有法子给她弄来。 也就是这群长老的溺爱,反倒是养歪了沈珺瑶。 她接管影界之后胡作非为,这群长老还在为她收拾烂摊子,可见他们有多疼爱原主。 千年前沈珺瑶被重创,这群长老就差没有和那位仙家拼命了,但好在神界的人在从调和,最后那名仙家同意一手承担医治沈珺瑶的补品和丹药,他们这才作罢。 但谁也没料到这仙家还是下了暗手,沈珺瑶一睡便是千年。 这千年之间,就算是作为旁观人的染玖也能猜到,这群长老一定急坏了,并且肯定去找了那仙家的麻烦。 这次逃不过一大堆的应付和麻烦。 染玖觉得自己生无可恋,忧伤地捂住了自己的头。 而系统君给她的任务是,把男主当徒弟教养,阻止对方因为被沈珺瑶屠家的仇而走上歪路。 [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我屠了他全家还要亲自教他有正确的三观] [又不是你屠的] [……可问题是男主会信吗!会吗!] [不会] [原来你还知道这个结果啊!!] 系统君要是能给染玖转播自己的现实情况,它一定马上给她看。 原本不可能出现的,却在染玖大脑内的那个东西,自从知道系统君发现它之后,直接每天阴森森地盯着它。 而且它还没完整地告诉染玖这个位面真正的任务。 系统君心情复杂地看了看距离它不远的某个东西,莫名开始替染玖心酸。 难道那个东西打算,慢慢让染玖变成残忍的人吗。 系统君不愿想下去。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