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横冲直撞

待到宁泽慌里慌张跑到西子街找到这诗仪南风馆的时候,正欲冲进去,却没想到恰好遇到秦妈妈将人送出来。齐舒的脸色还挂着淡定地笑意,模样看起来毫发无损。

但是宁泽慌忙下马将青稚丢到了一遍,脸上的急色还未消减,满目皆是担心之色,就那么猝不及防地闯进了齐舒的眼睛里,惊的她心头忽的一跳,瞬间的慌乱让她想躲开他的视线,怦然心动怕是。

宁泽不由分说拽着齐舒的胳膊就走,在热闹繁华的西子街上,马儿在旁边踢踏,身后的不远处有王府的小厮在追逐,绿橘和墨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齐舒看着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前方身量高挑的文雅男子步履匆匆,尽管感觉到好像他有些生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宁泽认真担忧地看着她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的胸膛汨汨流淌着滚热的鲜血。

像是那天晚上,那个令她无比难堪而羞耻的雪夜,他就如天神下凡一般出现在她眼前,那时候的她就在想,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有人来救她就好了,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带她离开这里就好。

然而宁泽真的就那么来了。

她不敢奢望眼前的这个人会如她偷偷猜想的那样,是喜欢她的。

幼时的时候,太傅说过,此子不一般,那句骨重神寒天庙器,让齐舒觉得自己与他的距离跨越了天上的银河般。

何况后来,她拥有了自己的人生,拥有了与他人成亲育子孝顺长辈的人生。

如今,她是否能够幻想与他有所交集呢?

啊,原本以为爽利的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婉转纠结的心情,真是出乎意料呢。兀自出神的想着,放松了身体任凭他拉扯着带她去哪儿,去哪儿都好,他不会骗她。

宁泽对这里并不熟悉,平素的时候也不喜闹市,若非朋友邀约若非特殊情况,惯不会出现在大街上的。

沿着河岸走,周围都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哪来的清静之地?

无意中看见前方不远处写着宁字旗帜的一只蓬船停在河岸上,宁泽认得那是自家的,准备晚上接应浅草湖上的画舫的。

紧走两步,宁泽拽着齐舒上了船,躲进了穿仓里,一把叫起了还躺在船头上休息的船夫,让他划到浅草湖上去。

船夫一见竟然是王爷,还有晴宁郡主不由得也是惊呆了,喏喏地点头称是,然后便划起了船。

齐舒被他一路急走拖过来也忍不住有些气喘,小脸微红不知是羞意还是快走的原因。

低着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