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没兴趣管一个死人的悲喜(8更求订阅求月票!)

不过,陈洛阳虽然抓住对方小辫子,但无法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些什么。

通过黑壶,他查阅聂广源的资料,对方少年时的经历没什么特别之处。

没有特殊的身世,又或者孩童时便受人指使。

其转变应该是自身的问题,而且是成年后的决定。

这让陈洛阳心中好奇。

虽然看得出对方权欲野心够重,但这应该是个能掂量自己轻重的人。

他再有野心,当下的目标也应该是燕明空、陈初华等人。

投靠夏朝,颠覆魔教,掀翻了陈大教主,也轮不到他坐教主位置。

周攀澄对现状不满还说得过去。

但是聂广源,魔教之外,能提供给他比现在更高的权位吗?

这让陈洛阳颇为好奇这家伙脑袋里究竟在转什么念头。

不过,他更介意另一件事。

不是聂广源,也不是周攀澄将两极天石扔下火山口,引发古神峰下地火熔岩爆发。

还有一个奸细,是谁?

教主当众处置聂广源,在旁人看来只是立威,以儆效尤。

而陈洛阳本人则在暗中留心观察其他魔教高手的动静。

聂广源如此谨慎小心,隐藏如此之深,都被陈洛阳揪出来公开处刑。

这对另一个奸细,会否有触动,使之露出破绽?

陈洛阳已经通过黑壶查询了夏朝那个负责传消息的宦官总管高桢。

两极天石,就是通过他,从大夏皇朝那里,传到那个魔教奸细手里。

然而黑壶提供的资料显示,与高桢接头的人,只是一个聋哑人。

陈洛阳一开始还怀疑这人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但查询之后显示他并无特异之处。

此人只是奉命行事,然而传令给他的人并不与之接触。

他到约定好的隐蔽地点拿东西或者放下东西就行。

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在其人生经历的文字记述中聊聊一笔就带过了,甚至可能提都不提。

陈洛阳还是暗中命人把这个小角色拿下后,审问的人费了半天功夫连比划带喊,才勉强知道些更详尽的情况。

例如,此人依吩咐,取了面具和特殊的晶石,然后去见夏朝宦官高桢,站在对方面前就成了。

按其边比划边叫的供述,那枚奇怪的晶石里,可能会自己传出声音,跟高桢交谈。

然后,另一件仿佛腰带似的特殊宝物,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