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朝天子 第五十七章 坟

日京都上空的天时阴时晴,总是不能准确地展露笑颜 就如此时范若若的脸。这位姑娘家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先前那刻香汗微湿的淡红脸颊,在听到这句话后,已经被吓成了一个剧场,充分表演出一位大庆子民此时应该表露出来的诸般情绪。

明明是温暖的春天,范若若的身子却像是被冰窖里受折磨,半晌 后,她才颤着声音,低声说道:“我不知道。”

这是最没有用的答案,也是最自然的答案,范闲都堕入了黑洞里难以自拔,再牵着妹妹的手,顶多也只能再多一个被撕成碎片的可怜后 辈,对事情却没有什么帮助。

范闲心头一软,轻轻抚了抚丫头的头顶,温和说道:“别吓傻了,只是没处说理去,只好找你说说。”

许久之后,范若若用怯怯的眼光看着兄长,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 道:“是真的?”

范闲沉默许久,眼光望向河对面那个清幽的小院,想着二十几年 前,这座小院所遭受的血刀之灾,想着二十几年前,或许这里是人间地狱,不知道有多少老叶家的人死去,而那个惊才绝艳的女子,却恰好处于她这一生当中最衰弱的阶段。

因为她生了自己。

而且她的身边所有可以倚仗的人,全部都因为这样或那样,无法回转的重要原因,离开了她的身边,她是那样地孤立无援。这是一次来自自己身后最亲近处的突袭,一次猛烈而绝决地杀机。想必她离开这个世界地时候。一定相当的不甘心和孤独吧?

借种?范闲不会相信这个,他太了解女人了,哪怕这个女人是他的亲妈。是天底下独一无二地叶轻眉,范闲依然不相信。对男人没有感情。怎么会把他迷到自己的床上?别地女人或许会因为社会或家族的原因,与自己不喜欢的男子虚与委蛇,然而叶轻眉需要吗?

范闲怔怔地望着对岸。唇角泛起一丝冷笑,那个男人还真地是很冷血啊。

……

……

一个微颤的声音。将范闲从过往地惨忍画面中拉了回来。范若若有些畏寒一般紧紧靠在兄长地身边。手中的湿帕早已落到了草地上,她的手紧紧攥着范闲地衣袖,仰着脸说道:“……我……以前……有个哥哥。”

范闲地心里忽然涌起一道寒意。他知道妹妹说的是什么。因为他小时候就知道,司南伯府里本来应该是位大少爷的。那位大少爷地年龄和自己应该差不多大,是父亲和元配夫人的孩儿。只不过因为年幼体 衰,在很小地时候就死了。

看到此内容,说明内容未显示全,请关闭广告拦截插件刷新页面后继续看完整内容:m.5k5m.com(五块五毛) \m\.\5\k\5\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