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朝天子 第二十七章 东风吹

着范闲语带寒声的这句话,林婉儿心头一凛,知道回 持着平静的相公,其实心里已经恼怒到了极点,她将一碗温茶轻轻地放在范闲的面前,和声说道:“若若还在医馆里,要不这两天让她先回 府,不要在外面抛头露面了。”

范闲摇了摇头,说道:“妹妹如今视行医重于一切,这件事情不要打扰她,我自己便处理了。如果贺宗纬倚仗着陛下的旨意,便要去套近乎,正好随了我的意。”

柔嘉此时心头百转千回,只想着回府去见父王,然后让他进宫去处理这件事情,起身福了一福,赶紧出府回家。

待她走后,范闲与婉儿互视一眼。

“你也太狡猾了些,居然故意在柔嘉面前说,这岂不是逼着靖王爷入宫吵架?”

“王爷很久没进宫了,我为他们兄弟和睦着想,逼着王爷进宫,陛下应该感谢我才是。”范闲摇头说道,话语里带着一抹恼怒。

林婉儿蹙眉说道:“可是皇帝舅舅明明知道你不可能答应这门婚 事。”

范闲有些出神,叹了口气后说道:“这两年陛下对贺宗纬是真的青眼有加,他是真心希望我能和都察院和平相处,而且总以为若若既然不喜欢弘成,那么总该喜欢贺宗纬这位大……才……子,倒没存什么坏心事。”

世上好心办坏事的例子很多,英明如庆帝也不能例外,范闲能够体谅皇帝的心意,却不能忍住对那只癞蛤蟆的轻蔑,史上最不屑一顾的大才子三字,就此出炉。

……

……

一盏茶冷。

范闲摸了摸头发。脸上再也看不到一丝怒意:“陛下给我发了狠 话,他要护着贺宗纬。我可不想在这时节与宫里翻脸。而且贺宗纬这两年碰着我就扮孙子,我也找不到由头出手。”

婉儿轻声说道:“陛下只是希望你与贺大人能够在朝中和平相处,却没有想到,却触着你的逆鳞。”

“我不是天子。不是龙。没有什么逆鳞。”范闲说道:“但为了若若的婚事,当年我整出那么大地动静,甚至把苦荷都搬到了南庆。陛下如果以为可以控制我的生活和周遭,那他便是想错了。”

范闲微讽说道:“陛下是真看好这门婚事。可如果我硬抗到底,他没有办法,也只好收回旨意。只是……抗旨地罪名不轻,谁知道他又想从监察院或内库里削走什么东西。”

————————————————————

其实范闲这次真的误会了皇帝的意思。庆国的

看到此内容,说明内容未显示全,请关闭广告拦截插件刷新页面后继续看完整内容:m.5k5m.com(五块五毛) \m\.\5\k\5\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