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殿前欢 第一百七十章 父与子的下半卷

驾缓缓而至,平稳地停在官道之上,因战乱慌张故, 曾铺黄土,洒清水,但皇帝陛下的那双脚依然没有任何迟疑,坚定而稳定地从明阶上走下,踩在了京都周边的土地上。

皇帝将手从姚太监的肘部挪开,平静的目光缓缓扫过四野,数千臣子将士跪于地面,正在膜拜他,他的表情淡漠,眸子里却没有太多的表情。

震天响的山呼万岁声中,皇帝的目光自远方的京都城廓拉近,落在近处,掠过胡舒二位大学士,掠过一身戎装的大皇子,掠过紧张而微喜不安的小儿子,最后淡淡然落在范闲那张英秀逼人的面宠上,注意到这小子的脸上带着一抹极浓重的疲惫。

皇帝的唇角微翘,带着一抹欢喜味道,似是在内心深处越来越喜欢这张漂亮的脸了,但他的眉头马上皱了皱,因为发现范闲受了不轻的内伤。

明黄龙袍一展,皇帝平伸双臂,平静而霸气比无地对着前方的原 野,山呼万岁的声音渐渐停歇。

如果没有人敢看皇帝,那这几千人从何知道皇帝的动作?

从下车开始,皇帝的目光便基本落在范闲的身上,范闲觉得浑身不自在,偏生低着头,不知做何反应,只听着山呼万岁声后,陛下的双脚渐渐向自己这行人行来。

临走到范闲身前时,皇帝忽然转了方向,没有再看范闲一眼,很郑重地扶起了舒芜以及胡大学士。他双手握着舒老头的肩膀,微微用力,用一种和缓而坚定地语气说道:“老学士受苦了。”

舒芜心头一惊,面露惶恐,胡大学士也是连称不敢。皇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紧接着,扶起了在京都一役中身先士卒,立下大功的大皇子。

对于这位自己从来都不怎么喜欢的大儿子。皇帝的心情有些复杂,表情却是一片平静。

接着,皇帝又拉起了李承平,用右手轻轻在最小儿子的头顶抚摩了一阵,目光望着四野忠于自己的臣下们,没有说一句话。

然后他转身而回,往御驾走去。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心想这便完了?不是说天子回京的仪式走完没有。而是说……护国首功之臣,泊公范闲还直挺挺的跪在地上,陛下怎么一点儿表示也没有?

舒芜和胡大学士互视一眼,各自看出对方眼中地迷惑不解。范闲也有些摸不清头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站起身来。

“起来吧,莫非朕不扶你,你就站不起来?”

临登御驾时,皇帝淡淡然往人群里抛了一句话。虽然这句话没有所指,但所有人

看到此内容,说明内容未显示全,请关闭广告拦截插件刷新页面后继续看完整内容:m.5k5m.com(五块五毛) \m\.\5\k\5\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