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爵之死

塞西之外,他还给自己加了一道保险,那就是恐惧术。

恐惧术的作用时间和敌人的意志力有关,朱利安觉得以老公爵现在的状态,几乎不存在施法失败的可能。

一个怕死怕到用血亲来延续生命的老家伙能有什么意志力?恐怕他的意志力早就在一次次残忍的对待自己血亲的过程中被磨平了。

科里支撑的时间比朱利安预想中的要短很多,短到他甚至来不及召唤出塞西,老公爵就已经回来了。

当那扇门被打开,老公爵满脸鲜血,手上拎着一个人头,他冷笑着将科里的人头扔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到了朱利安的面前。

科里的表情凝固在惊恐与绝望上面,老公爵似乎想要通过这个人头来摧毁朱利安的抗拒心理。

“呵……不愧是我的孙子,你没有自作聪明的逃跑,我很高兴。”老公爵嘴里说着慈爱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截然相反的凶狠。

朱利安面无表情的和他对视,他不太明白老公爵到底像表达什么?他们已经是撕破脸皮了,难道他还想让自己感激他遗传下来的优秀血脉吗?

老公爵杀了科里后好像更兴奋了,似乎在他的眼中,科兹莫和朱利安都已经成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事实也的确如此,朱利安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老公爵一个闪身突进到了身前,一拳砸在朱利安的小腹。

这一拳砸的很重,朱利安当时就失去了战斗力,双手颤抖的捂住小腹,跌坐在地上。

“游戏结束了!”老公爵冷冷道,随后便将朱利安拎到了房间中央的台子上。

那把虎啸剑已经被扔到了一旁,曾经代表雷德克里夫家族荣耀的宝剑被老公爵弃之如履。

朱利安被困在祭坛上动弹不得,科兹莫早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老公爵也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甚至没有浪费时间去取他性命,任他躺在那里苟延残喘。

朱利安仗着老公爵不知道自己还点亮了恶魔术士的技能,一边偷偷的召唤塞西,一边努力的想要拖延时间。@无限好文,尽在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朱利安喘息着问道,那些困住他的血管一样的东西勒的太紧,他几乎要喘不过气了。

老公爵开启了仪式,一道道血色的光芒沿着那些血管传输到朱利安的身上,他看着露出痛苦的表情,知道他正在被血色物质改造身体,露出满意的笑容。

“不明白什么?”眼见大势已定,老公爵也有了说话的兴致。

朱利安只觉得全身剧痛,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不断的破裂重生,虽然重生后的细胞可能会更加强大,可这种强行撕裂身体的感觉太痛苦了,痛苦到他连召唤的过程都被打断了。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下去。

脑中凭着一股意念坚持下来,朱利安虽然依然觉得很痛苦,但却找回了自己的神智。

他冷冷的看着老公爵:“为什么你之前没有举行这个转化仪式?科兹莫也是你的孙子,而且离你那么紧,正常人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xs63.co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