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一个阴阳师(六)

夜色更深, 冷风从洞口倒灌进来, 特查拉失去了心形草带来的特殊力量,又正处在伤口恢复的虚弱状态, 因此哪怕他裹着巫女服的厚实外袍, 仍旧觉得全身的骨头似乎都被冷风吹透了。

任务为先的布莱克自发自觉的把自己塞进他冰冷的胸膛, 再展开羽翼覆在他身上, 而二十三则熬夜看守篝火,等过一波占卜之印的技能CD, 把特查拉的血量恢复到了百分之六十的及格线。

特查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肌肉结实的胸膛和小腹,毫无疑问, 原本决斗中尼贾达卡造成的伤口就是被这种星光一样温暖而璀璨的力量治愈。

特查拉躺在石台上辗转反侧,控制不住的想到母亲和苏芮,而系统被他无意识的挠挠下颌、摸摸尾巴撸了好几把,好在它还记得任务, 于是艰难的从大猫猫柔软的粉色jiojio中清醒过来,拉开地图看了一眼:“二十三同志,有人过来了。”

二十三打开共享视野,发现果然已经有一队瓦坎达士兵搜寻到了瀑布附近的山洞,而代表首领的绿色标志正是支持特查拉复位的姆巴库。

“姆巴库已经带人来寻找你的身体, 如果他知道你还活着,必然会愿意出兵帮助你重登王位。”

二十三还有一条支线任务“我在瓦坎达养橘猫”没有完成,暂时还暴露在其他人面前的打算, 因此不得不提前提醒特查拉, 她轻声道:“不要对任何人透露我的存在, 国王陛下,在你重登王位之前,如果有任何没法解决的事情,来找我。”

特查拉没有开口询问对方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毕竟对方是拥有占卜能力的八百比丘尼。

而布莱克显然非常满意对方的举动,它收拢羽翼,如同一只没有任何分量的羽毛,轻盈的飞落在宿主的肩头,居高临下的对特查拉道:“是任何事,陛下,你知道我的主人可是八百比丘尼。”

特查拉深刻怀疑这是因为对方占卜到了自己的未来,他没有多问,不过在离开山洞之前,他听到孔雀从容不迫的道:“陛下,你还会回来。”

——回来还衣服。

X天之后,果然。

幸好我没有立什么真香预警的flag。

特查拉褪去振金的黑豹制服,沉默的站在熟悉的山洞之外,在心里由衷的这么感叹了一句。

他穿的相当轻薄,不过如今夜里的寒风对于已经重新饮下心形草的汁液、取回黑豹力量和国王之位的特查拉来说根本不值一提,但这位仁慈而又宽厚睿智的国王仍旧下意识的避开了风口。

“差点忘记,尼贾达卡还是一具尸体,感受不到瀑布下刺骨的寒风……希望她有办法治好你。”

特查拉叹息一声,垂首看向怀抱里紧紧闭着双目的黑人青年,把他身上代表国王的黑色长袍又裹紧了一点,直到确认对方没有半分皮肤暴露在寒风之中,这才放心的抱着堂弟走进了山洞。

神经高度紧张、时刻关注任务目标动向的布莱克立刻在二十三意识里播放了一首BGM:“我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xs63.co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