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6 吃着碗里瞧着锅里

宸娘带走的除了犹太族群之外,还有一千多人的护卫队,其中多一半是和蒋二郎、萧巫纳借的,说是到了新地方帮忙打个落脚地之后还送回来。

大家在一起混了这么久,没亲情也有感情,带队的将领又是耽罗人和日本人,平时与宸娘也没什么接触,蒋二郎和萧巫纳都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痛痛快快的答应了。

没承想十多天之后两位汉人水师副将和二十多名汉族水手坐着王家的商船又回来了,他们说耽罗和日本将领出海三天之后就叛变了,要和宸娘他们一起走,不愿意去的也不强迫,在中途送上了王家的商船。

宸娘还让他带话给蒋二郎、萧巫纳,说这些人和船算是她借的,也不用再去海军和陆战队里搞清洗,凡是和她一条心的都已经上了船。要是济州岛攻打高丽兵力不足的话就去找她养父借,女债父偿很很合理。

“幸亏她走了,你和老萧就偷着乐吧,否则以后你们俩是怎么死的都不清楚。”

洪涛听完蒋二郎的叙述,又咧嘴又挠头,宸娘不光坑了两个叔叔的兵和船,还把王十三也拐带跑了。在忽悠人的技术上此女已得自己真传,走了也是好事儿,以蒋二郎和萧巫纳的能力,现在就已经快斗不过她了,将来更没戏。

“不是大人您背后唆使的吧?”蒋二郎也没指望驸马能站在公正公平的角度上去指责宸娘,这父女俩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祸害人的招数都如出一辙,谁指责谁都等于是在自责。但这么轻描淡写的说风凉话,真不能忍,太护犊子了。

“嘿,怎么说话呢,本王看得上你们俩那点破兵……”听了蒋二郎的话,洪涛立马就急了。

“说吧,想借多少人,打算出个什么价格?”但很快就改变了态度,因为心虚!

这事儿还真和自己有点关系,在蒋二郎和萧巫纳建军之初,自己就提醒过宸娘千万不能把兵权全交给别人,必须想办法安插亲信,而最容易收买忽悠的就是那些耽罗土人和日本流民。

看来宸娘不光听了自己的话,还执行的挺完美。现在苦主找上门来了,死不承认吧,有点对不起蒋二郎和萧巫纳,人家这几年没少为自己出兵出力,得,真成了女债父偿。

“人倒是不太缺,实在不成还可以去日本雇一些,费不了太多钱。就是火枪和火炮数量有点不足,弹药也得多准备些……”

蒋二郎也没打算和驸马讲理,那是不智之举,也占不到任何便宜。最合适的办法就是哭穷,至于说借兵,算了吧,大宋新军太贵,真用不起

看完整内容:请到m.xs63.com